短片推理:悲情的梅花(三)
作者:河北AG视讯厅    發布於:2018-03-05 09:10:08    文字:【】【】【

南城開著車,載著蘇氏在下山的路上。

你有什麽看法?蘇氏問南城。

疑點很多,很模糊。

的確。就連死者是什麽時候中的毒都不知道,砒霜的來源也無從查起。

還有就是她為什麽會走那樣的一條小路?屍體周圍的出現的梅花也顯得很奇怪。

你有點多疑了吧。那隻是很普通的梅花罷了,而且死者掉下來的小路上確實種著許許多多的梅花。盡管是種在小路的內側,但是掉下來也是在情理之中吧。

蘇氏提出了不同的看法,南城並沒有說話。

而且賞梅真的比出國留學這件事還重要嗎?

或者說這裏有吸引她的東西,真的比出國留學重要。

這時蘇氏的手機響了起來,是羅溪發來的短信,寫著他們從外圍調查的結果。

有什麽結果?南城瞟了一眼。

死者的人際關係很好,也並沒有在山莊附近發現跟他們熟識的人。死者的媽媽也不知道三月十六號到底是什麽日子,但是她媽媽說死者房間的日曆上,從去年的十二月起每天都做了記號。

南城皺了皺眉。

那山莊方麵呢?

蘇氏又翻了翻短信。

一切都很正常,他們中午吃的是今早剛剛從池塘裏捕撈上來的,是人工養殖的河鮮,並沒有檢測出毒物反應。

蘇氏對著南城聳了聳肩,表示沒有了。而南城則是一臉深沉,眉頭越來越緊鎖。

這小子也真夠懶的,不會等到咱們回到局裏在匯報,非要發什麽短信。

南城有點不高興,吐槽羅溪。

他晚上請假了,說是陪她女朋友過生日。他也夠辛苦的,之前一直忙的連女朋友的生日都記不住。

一個急刹車嚇了蘇氏一跳,南城趕緊掏出手機來看。

蘇氏看著南城的樣子,有點詫異。他可不會這麽慌張。

你不會也忘記女朋友的生日了吧,可我記著你並沒有女朋友。

南城沒有理會他,而是在手機上來回比劃。蘇氏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他知道南城很有可能找到案件的突破口了。

過了一會南城放下了手中的手機,開車往回走去往山莊。而蘇氏看著南城的舉動也是一臉嚴肅。

你知道誰下的毒了。

嗯,其實看到他們幾個人的時候我就知道誰可能是凶手,不過我一開始以為是個意外就沒在意,可是後來我又找不出證據來。

那你現在有證據了?

現在可能還有,但是如果AG视讯厅晚到一會,就可能沒了。

蘇氏寄好了安全帶,南城把油門踩的更深了。

是哪方麵提醒了你?

就是羅溪發的短信。他說死者的房間裏的日曆從去年十二月份就開始每天做起了標記對不對。

嗯,可是這跟本案又有什麽關係?

在戀愛中一些重要的日子往往是女生記得最清楚了,男生就好像沒有這方麵的觀點,就像今天的羅溪。

可是明天並不是任何人的生日。

是紀念日。

南城的語氣有點沉重。

紀念日?

從去年的十二月份到三月十六號差不多就一百天了,應該是他們戀愛一百天的紀念日。

可為什麽範明璐不知道?

他根本不愛她,怎麽可能知道。

你的意思是說凶手利用這一點殺害了韓佳麗?

應該是的。

那砒霜是從那裏來的?

AG视讯厅都走進了一個邏輯陷阱,砒霜中毒並不一定是吃了砒霜。

蘇氏恍然大悟,兩個人都不再說話,因為周圍的空氣變得有些稀薄。夜晚的山路上隻能看見兩個飛馳的紅點,沒人能看到一名漂亮的女生願意為愛受傷的心。

轉眼間兩人已經回到了山莊,門口的警衛白天見過兩人,知道他們是警察也沒有阻攔。南城飛速的跑了下去,蘇氏緊跟其後。跑到前台那裏詢問清楚之後,便朝著走廊跑去。

漆黑的房間裏,突然響起了一陣水流聲,不知道到是誰打開了水管。那人笑了起來,笑的很小聲,好像怕被別人發現,但是笑的很痛苦。

燈亮了,顯然不是房間的主人打開的。那人有點詫異,回頭看向門口,發現南城和蘇氏站在門口。那個人的表情有點尷尬,也有點驚訝。蘇氏走了過去,把她手中的那個保溫杯奪了下來。

那個人就是彭萌。

彭萌定了定神,故作鎮定的問道兩位警察先生有什麽事情嗎?

南城走到了她麵前。

其實我剛見到你時就知道你可能是殺害韓佳麗的凶手了,是韓佳麗自己告訴我的。

彭萌身體向後傾了一下。

我看到現場的時候就很奇怪,為什麽屍體的周圍會有梅花。雖然死者墜亡的小路上種著梅花,可那是在小路的內側。而且白天並沒有刮風或者下大雪,梅花是不可能出現在屍體周圍的。知道我見到了你,才猜出了這其中的含義,隻不過我當時不敢確定,不過我現在敢了。

哦,什麽含義?

彭萌有點不屑,也有可能是掩飾內心的緊張。

當死者摔下去的時候就已經知道自己被人害了,她就想用梅花來告訴別人,誰是害死她的人!

版權所有 Copyright(C)2009-2010 河北AG视讯厅企業服務集團